免费看a软件

屋子里面,一床,一椅,一桌,都是木面朝天,上面一层的灰,显然是好久没用过的了,四下倾听,十分的安静,显然是离着王府内院很远了,除了偶尔有的鸟嘀虫鸣,根本就想不到,这里居然已经是王府里面了。

慧俊显然是十分满意,袍袖一抚,两道旋风,自袍袖冲出,内含水汽,在屋里来回的卷了,只一会儿,就将这积年的尘土,吹了个干净,带着屋里屋外的蛛网集尘,统统的卷到了院外,缓缓的散了。

看着屋里院子内外一新,慧俊点了点头,从怀中抽出了四面小旗子,扬手插在了四面的院墙之上。片刻之后,四面小旗子,依次闪过光芒,然后隐隐的有云雾从旗子中散发而出,四股云息,纠结而上,在这院墙上空,形成了一个云顶,而后倾泻而下,密布院内。

这四面旗子,乃是一件有名的秘宝,名曰四宝云旗阵,能够隔绝空间,自成一体,阵法外,空间隔裂,极难察觉,阵法内,虚虚实实,云深不知处,方寸之间,便是天涯海角,中间含着重重的陷阱,虚幻泡影之间,隐含无数杀阵,不是熟识阵法之人,入此阵中,九死一生。如此的一件先天秘宝,乃是慧俊师门传承,轻易不使用的,这次来王府降妖,慧俊也是没有万的把握,所以才出手祭出这件秘宝,攻守之前,先占得一脉先机。

须逸间,阵法已成,院外看,小院已经隐没在荒草之中,地上只有一派的荒草野地,根本就没有什么小院。而院内,则是古木苍天的一座深林,无边无际的树木环绕,青草地,小溪水,怪石嶙峋,宛如一脉山林。而在山林正中,有四颗巨木,每一棵,均需要百人合抱,四棵巨木围成了一个圈子,圈子中是一脉草坪,正中放着一张矮桌,矮桌旁正是慧俊。

这四棵巨木便是四宝云旗阵的阵眼,慧俊便在这阵眼之内,从容施法,一探凌星月。

一看这阵法已成,慧俊点点头,坐在了这矮桌之后,将灵符,木剑,法印,净水,以及四方四拜,护法灵器,都准备好了,从从容容的将法铃摇动,开始取第一道符箓,发刊问询。

只见慧俊嘴里念念有词,手轻轻的向桌上一拍,一道黄符,无风自动,轻巧的飘向了空中,然后瞬间的燃尽了,慧俊一双眼睛,黄光一亮,就听他自言自语道“好,让贫道看看,你到底是个什么。”

凌星月吃完晚饭,迁开众人,自己去后院溜达溜达,虽然已经是身成王爷,但是本骨子里的不合群还是有时候抑制不住,只想找个人少的地方,自己清净片刻。

好在王府也都知道,这王爷是个冷清的性子,又是在府内,因此,在王爷想清净的时候,都不来打扰。

今天便是如此,凌星月轻移步去了后园,嘱咐下人,不用跟着了,自己要透透气,因此手下也就遵命而行,让王爷一个人在这花园内走走。

听着手下散去了,凌星月长处了一口气,手扶石头,一个猛虎下山的大懒腰,将浑身的筋骨好好的松快了松快。摇摇手,晃晃头,突然间,在这花园的奇石从里,趋退若电,脚下毫无声息,但身法极快,带着残影,就在这复杂的石堆里,上下翻飞,没到一处,都伸出手指来,在那石头上,轻轻一点,气机一探而没,青石之上就留下了一个眼睛都看不到的小洞,来回转了几趟,觉得自己热身差不多了,一个空翻,站在地面,目视正前方一棵迎客松,轻手轻脚,缓速缓行,只见凌星月,突然变成了多个影像,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,六个凌星月站在当地,将迎客松围了起来,然后猛的,六个凌星月分而合击,每个人都伸出了一根手指,点在了迎客松上,然后入气泡破裂般,六个身影都依次消失不见了,只有一个凌星月看着自己在树上留下的六个指印,撇了撇嘴,“还行,最近还身手还没拉下。”然后身形,突然又隐没不见,再出现的时候,手里拿着一把长刀,身形晃动,长刀刀锋,瞬间就砍向了四面,然后收刀身后,一转身,身前刀后,冲向了花园中立着的一根铜柱,绕柱而走,瞬间手腕一抖,六片薄的似乎透明的铜片,就被从碗口粗细的铜柱上切了下来,铜片还未落地,就见凌星月长刀一带,这些铜片就稳稳额的停在了了凌星月的刀尖之上。只见一股炎气从凌星月的手上燃起,迅速将长刀刀锋燃红,随着这股火气的一亮而灭,六片铜片,再次化为一体,被凌星月趁热扣在了铜柱上。

清纯唯美花圈少女王艺萌花房写真图片

看着手里的长刀,凌星月还是有些不满“控制还是有些粗糙,这六片铜片飞起的角度还是有些区别,不能完美的形成一个圆,我现在用爪甲还是比用刀的控制更好,可惜。”说着,将长刀震血,反手归鞘。手提着长刀,气度凌厉地向着院外边走去。

猛然间,凌星月感觉有些异样,那是一种被窥视的感觉,但是又不知道是从何处传来的,阴阴的感觉,让凌星月的心里更加增添了几分不舒服,不自在,似乎有人就在附近,但是又不能明确是谁。

凌星月瞬间心里就有了主意,但是步子却没有停下步子,表面上如同毫不察觉,还是缓步着慢慢向院外走,但是十分的警惕已经倏尔打了起来,所有的感官都已经调动的圆满敏捷。

突然,凌星月长刀猛的出鞘,向着自己左前方,一道虚劈,一道光华闪过,一张小巧的黄纸,在空中慢慢的现了原形,然后一份为二,落在了地上。

“何处杂碎敢尔?大胆!”看着地上的黄纸,竟有人使用如此龌龊阴歹的窥探之符咒,凌星月变了脸色,俊俏的脸庞瞬间蒙上一层冰霜,生平最讨厌他人窥视的他,这一下就被触怒了逆鳞。